免费观看20岁一摸就出水

有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原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简称有研集团)成立于1952年,是中国有色金属行业综合实力雄厚的研究开发和高新技术产业培育机构,是国资委直管的中央企业。总资产超过110亿元,拥有包括4名两院院士在内的职工4,100余人。总部位于北京市北三环中路,在北京市昌平区-顺义区-怀柔区、河北燕郊-廊坊-雄安、山东德州-青岛-威海-乐陵、安徽合肥、福建厦门、上海、四川乐山、重庆...

1978年我国恢复研究生招生制度,我院即成立了研究生工作小组,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1981年开始招收博士研究生。1985年成立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研究生部。

现有两个一级博士、硕士学位授权学科:材料科学与工程、冶金工程,另有分析化学、矿物加工工程两个硕士学位授权点,具有材料科学与工程、冶金工程两个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并与多家企业联合建立博士后工作站。

详情页

《工人日报》头版报道有研集团高技能人才依托“站室联盟”迈上技能报国之路

作者: 发布日期:2022-05-19

5月19日,《工人日报》头版刊登《唱响新时代产业工人之歌—技术工人眼中的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报道了有研集团高级技师程军依托黄小卫院士工作站和高技能人才创新工作室的“站室联盟”不断成长成才的故事,展现了有研人70年来“技能强国 创新有我”的报国情怀。

唱响新时代产业工人之歌

——技术工人眼中的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

2017年的春天,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拉开帷幕,致力于造就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术会创新、敢担当讲奉献的宏大产业工人队伍。在生产一线、工厂车间忙碌着的产业工人迎来了职业发展的春天。

改革启动5年来,被改变的不仅是他们。最新统计显示,我国产业工人队伍获得蓬勃发展,技能劳动者已经超过2亿人,占就业人口总量的26%;高技能人才超过6000万人,占技能人才总量的30%。

产业工人的命运与国家发展紧紧连接在一起。他们在各行各业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成为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有生力量,通过劳动实现价值、创造幸福。

技能强国,创新有我

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征程上,有一批技术工人成为打破制约我国科技发展“卡脖子”难题的重要力量,其中就有有研稀土的高级技师程军。

上世纪90年代,程军进入有研科技集团所属的有研稀土当一名操作工,第一个岗位是负责金属钐生产。当时,年轻的他惊异于老师傅们能把白色粉末变成亮晶晶的金属物品,渴望掌握一项技能,成为“魔法师”一样的技能达人。

从事稀土火法冶金工作20多年,程军先后辗转了金属钐、还原、高纯、靶材等多个岗位,参与了2000年后有研稀土金属部门几乎所有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工作。多年的经验积累,让程军拥有了一双“火眼金睛”:通过肉眼可以辨别火法冶金时的温度变化,从而拿捏浇铸的最佳时机。

2017年6月19日,程军在公司公众号上看到了一则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从5个方面,提出25条改革举措,涉及产业工人思想引领、技能提升、作用发挥、支撑保障等方面的体制机制,为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提供了重要保障。

3年后,程军成为有研稀土高纯稀土金属材料创新工作室的首位主任,团队共有14名成员,除11名高级技师和技师外,还有3名硕士及以上学历科研人员。他们的任务是负责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和成果孵化。

这一年,程军的创新工作室与黄小卫院士工作站搬入同一个基地。地理位置的靠近,也催生了一个新的想法:建立院士工作站与创新工作室联盟。该联盟聚焦“卡脖子”领域和技术,结合院士工作站的科技开发能力和创新工作室的精湛操作技术,实现产学研结合发展,形成科研支撑产业、产业反哺科研的良性循环。这也是企业落实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任务的一项具体举措。

成立“站室联盟”的消息让程军激动了好多天,“能够同稀土冶金与材料领域专家、有研集团首席科学家合作,让我们拥有了更高的舞台,把自己的价值更充分地发挥出来”。

从对项目把关定向,到提供方案思路和原材料;从交流研讨、培育新人,到协同突破关键技术,“站室联盟”的运行日渐成熟。2020年至今,在院士工作站的帮助和推动下,程军带领团队取得了一系列技术成果。其中,稀土靶材技术开发项目最令他们自豪。

稀土金属靶材作为溅射薄膜材料,广泛应用于平面显示、5G通讯、交通运输等诸多领域,相当于为基材穿了一层耐受极端环境、服役性能大幅提升的外衣,但很长时间里,这种产品及应用在我国一直处于空白。程军在研发人员协助下,带领团队用了1年多时间,经历了30多次试验,突破了铸造、变形、后处理、绑定等技术,成功开发多规格平面靶材、大尺寸旋转靶,其绝对纯度达到4N级水平,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大幅提高了我国靶材的核心竞争力。

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5年来,一大批“能工巧匠”成为创新工作室的领衔人。全国总工会分三批共命名了297家全国示范性劳模和工匠人才创新工作室,目前,创建各级各类创新工作室8.2万家,并探索创建了跨区域、跨行业、跨企业的创新工作室联盟。

“我希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能够为我们带来更多掌握新技能、新知识的机会,有能力突破更多技术壁垒,让国家在关键技术上不再受制于人。”程军说。